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非遗传承人应该是艺术家
非遗传承人应该是艺术家
 
来源:中国文化报 | 日期:2014/4/17 11:16:48 | 浏览801 次] 字体:[ ]

非遗传承人应该是艺术家
 

    漫塑早已有之,瓷塑的历史更长,而把漫塑和瓷塑结合起来,创作出陶瓷漫塑来,还实属冷门。水墨漫画和漫雕名家、北京工艺美术协会副秘书长孙大立,在继承面临绝迹的中国磁州窑陶瓷捏雕绝技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他在漫画方面的特长,将“漫”字所含有的任性和夸张变形的手段,创造出一种新颖而精湛的捏雕技艺。他的作品质朴中透着幽默,幽默中透着雅致,被公认为中国磁州窑非物质文化遗产捏雕的继承人。

    磁州窑捏雕很接地气

    美术文化周刊:磁州窑在我国陶瓷史上的地位如何?它的捏雕有什么特点?

    孙大立:在中国陶瓷史上,宋代是我国陶瓷发展的鼎盛时期,出现了5个官窑和2个民窑,代表了当时世界陶瓷的最高水平。官窑指“官、哥、汝、定、钧”,民窑就是“磁州窑”和“耀州窑”。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元代以后,很多窑口都慢慢消失了。但只有磁州窑的生命力极强,一直延续到现在还始终保持有自己的风格。

磁州窑捏雕本质上是中国磁州窑陶瓷技术的一个分支,往往被人们所忽略,其源头应该从宋代的捏泥开始,它带有一种附加属性,比如说古时的蜡台和墓葬中的俑,都可以算是捏雕的一种。捏雕的制作工艺几乎不用借助任何工具,原始的方法就是拿一块泥攥在手里捏,等瓷土干的时候上釉,磁州窑捏雕在历史上没有受到重视,一方面是它没有很强的实用性,另一方面是不值钱。一位研究民俗的学者说过,民间的很多艺术品都极富生命力,之所以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和发展,便宜是原因之一。

    正因为磁州窑捏雕是民间的,它最大特点就是朴实、接地气,所以老百姓都喜欢。

    工艺美术家应有新思想

    美术文化周刊:搞工艺美术往往自认为不如搞美术的,你怎么看?

    孙大立:传统的看法认为,搞美术的要比搞工艺美术的地位高。但我发现,现在搞工艺美术的地位提高了。中国美术界的三位顶级人物,吴冠中是中央工艺美院的教授,范曾曾是中央工艺美院的老师,韩美林“文革”前是中央工艺美院的毕业生,显然这三位艺术家都与工艺美术息息相关。

    我认为工艺美术家应该有新的思想、新的创意,我希望自己首先是一个艺术家,在自己专业的领域里有所突破。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即重复的题材在工艺美术品上频繁出现。比如,《清明上河图》在十字绣和锦绣等多种工艺品上都出现了。我记得有个获大奖的扇子,是把《红楼梦》抄在扇面上,文字用放大镜才能看到。这里首先肯定这些作品都是非常优秀的工艺品,如果在题材以及工艺的制作上有进一步的突破,它将更能推动我国工艺美术的发展。

    我曾试用“哈哈泥”高温瓷土,用传统捏雕的手法制作出的怪人头,它看上去像橡皮泥捏的,用手摸才知道原来是瓷。在展览会上,有些人认为这种创新变了调,没有磁州窑的味道了,其实我只是将传统手法应用到更广泛的体材中了,这恰恰是磁州窑传统捏雕技术的创新和延伸。

    1993年我去日本东京表演陶艺制作,有两个观众一直在观察我做捏雕。后来他们问我,这是磁州窑的风格吗?我说是,但我加入了我的创新,他们很感兴趣地询问细节,并亮出身份,原来是两个东京研究陶艺的专家。后来,我用这种方法做了八十八罗汉,1999年获得了在美国举办的亚太赛区的“福特杯艺术大奖赛”铜牌奖。

    趣味性决定艺术生命力

    美术文化周刊:你的捏雕和水墨画作品多以人物为主,还经常有古代图腾,为什么一直钟情于这一题材呢?

    孙大立:我特别注意刻画人物的表情,这可能因为我从小就爱画漫画有关。那时很崇拜苏联的漫画家耶宾莫夫和库克雷尼克赛,苏联的漫画家造型能力强,在表现人物面部的夸张方面很突出。画人物一定要有趣味性,我把漫画揉进我的捏雕和国画创作中去,并在这方面找到了乐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和演话剧的舅舅经常一起讨论话剧人物的塑造,对人物的内心世界有了更好的理解和把握。可以说,这些捏雕和国画作品的题材选择很大程度是受到了漫画和家庭的影响。

    我喜欢古代的图腾,原始图腾用于创作,会带来一种耐人寻味的艺术趣味。我特别研究过门厅两边的狮子,用狮子而不用老虎等其他动物,是因为狮子在中国过去很少见,它和其他神兽,比如麒麟,狻猊,都因为未知的神力而产生一种艺术趣味。中国的狮子雕刻,北方的狮子感觉威严,南方的狮子觉得可爱,这是有区别的。这种趣味性决定了艺术品的生命力。

    美术文化周刊:陶艺创作应该怎样处理艺术与生活两者之间的关系?

    孙大立:我早年去过一些偏远的西北农村,那里虽然贫困,但艺术气息非常浓郁。不论是剪纸还是其他的民间艺术,都极为生动传神,这些艺术品中还融入了很多民间的美丽传说。但我发现有些民间艺人在经过专业的美术学习后,做出来的东西反而少了最本真的趣味。古代的唐三彩,若从专业美术的角度去评判,马的比例虽然是有问题的,却非常生动。所以,我们应该注意珍视这些最原始的传统元素。艺术不等于科学,在结构等问题上不能只是一味客观,艺术应该是高于生活的。制作陶艺也应该有这样的思想。

    日本现在号称陶艺世界第一,为什么呢?原因是他们很好地吸收了中国陶艺的传统精髓并有所发展。在日本,无论是高端的陶艺品还是实用的陶瓷,在家庭中随处可见。我们应该吸取经验,珍视我们的传统。

(来源:中国文化报 )

(编辑:江晓雯)


作者:编辑:江晓雯

热门文章

最新图文